若鸯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意识昏沉,眼帘沉重,仿佛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爬满了身体,明闻下意识偏过脸,脸颊蹭过一片微凉。

那样的凉意让他想起了童年时,松雪江退潮,父母牵着他的手,带他到江边抓小螃蟹。

“小闻……小闻!过来!”

小明闻提着红色的小桶,在江边啪嗒啪嗒乱跑,冰凉凉的江水拂过脚面,卷走了烦人的沙砾。

听到母亲喊自己,小明闻踩着水花,飞快跑了过去。

江风吹动微卷的发梢,年轻女子扬起脸庞:“第一只螃蟹,我赢了!”

她的掌心里,躺着一只少了蟹钳的小螃蟹。

小明闻:“它没有爪子……”

“哼哼。”

年轻女子一笑,双手合拢。

她再移开手时,掌心里,那只螃蟹长出了新的蟹钳。

小明闻惊奇地睁大了圆亮亮的眼睛,旁边传来一声轻咳,不远处,短袖短裤的男人一脸无奈地望着他们。

“晓曦。”

“好吧,好吧,我知道。”年轻女子做了个鬼脸,将螃蟹丢进小明闻的桶里,“忘了这件事吧,小闻,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不准和别人说哦。”

小明闻一声不吭。

年轻女子:“回去给你买棉花糖!”

小明闻立刻小鸡啄米地点头,大声说:“我忘记了!”

男人更无奈了,女子得意地冲他比了个耶,摸摸小明闻脑袋:“玩去吧。”

小明闻开心地沿着江边跑来跑去,没过多久,也找到一只趴在石头上的螃蟹。

螃蟹一动不动,小明闻伸手戳戳,发现它死掉了。

他有些失落,想起了妈妈刚才的动作,捡起这只小螃蟹,缓缓合拢了双手。

……

大脑刺痛,时间久远的梦境,骤然破碎。

明闻睁开眼睛,还有些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晃过一些黑漆漆的触手……很快,那种被黏稠湿凉的东西缠满全身的异样感消失了。

依然是昏暗的地下空间,他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胸口上,趴着一只软乎乎的小黑球。

【哥哥】

见明闻醒来,小黑球蠕动到他的衣领边,黏糊糊地贴上他的锁骨。

明闻回神,把这只小糯米团提溜起来:“暂时不准贴贴。”

小黑球:“?”

细细的触手抬高,想要勾住明闻手指。

明闻:“爪子也不准贴贴。”

被提溜在半空的小黑球顿时很委屈的样子,用触手比了个问号。

明闻:“你还没有洗澡。”

小黑球呆了一下,明闻的耳边随之响起有点小幽怨的少年音:【我很干净……】

【触手……很多……不是刚才的……】

明闻:“你的意思是,你有很多触手,吃东西的触手和碰我的触手是分开的。”

小黑球飞快点头,触手比比划划,在明闻指尖扭来扭去,似乎很想黏住他。

明闻晃晃这只圆滚滚的小污染物,让它落到自己掌心。

冰凉凉的触手缠住指节,似曾相识的触感,明闻若有所思。

戳戳小黑球:“我睡过去的时候,你是不是变回了本体?”

小黑球非常乖巧地窝着,摇摇脑袋,表示没有。

明闻:是吗?

不过刚才,他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意识,是这只小污染物一直守着他。

明闻一下一下抚摸小黑球,意识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梦境。

他梦到自己很小的时候,梦到了父母依然清晰的脸庞。然而,关于梦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似乎,接触了污染,他的记忆也会随之松动,想起一些遗失的东西。

明闻安静地坐了一会,将小黑球放到自己肩上,转过视线。

唐横刀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被他拾起。

锋锐的刀光掠过明闻眼眸,他握住唐刀刀柄,凝视雪白的刀锋,收刀入鞘。

——

西郊废墟,众人等到明闻归来,注意到他手中多出的那柄黑金唐刀,什么也没说。

因为回去的人数变多,他们通过郑贾斯的空间跳跃迅速移动了数公里的距离,来到一座机场——那里有方舟基地配备的专机。

登上飞机前,饶颂歌对柏非说:“现在我们要返回方舟基地,只要你不做什么额外的举动,基地就不会难为你。”

眼睛缠着布条,柏非安静地点了下头。

他确实什么都没做,之后一上飞机,就找了个角落睡了过去。

少年的侧脸清秀,如果不是刚从那个恐怖的幻境里逃脱,众人还真会以为他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幸存者。

“看来基地是要保住他了。”薛城壁拧开一瓶可乐,“毕竟是个s,享有最高待遇。”

饶颂歌毫无兴趣地拒绝了那瓶蓝色的可乐,余光瞥见郑贾斯嘿嘿笑着向明闻走去,一把将他摁到柏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三川墨
【公告: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当天更新一万,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她一时怜悯,给他撑了伞,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明明告白失败,正处在悲伤之中,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炸翻一群人。N
都市 连载 14万字
琉璃阶上

琉璃阶上

尤四姐
“余夫人,夜寒雨急,朕今晚不回去了。”*每日早8点更新,文中没有绝对的好人。*架空明,传统古言,勿以现代思维解读。*所有完结文尽在作者专栏,微博@O尤四姐O
都市 连载 21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成蝶

成蝶

今婳
1:分手多年,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竟与他重逢。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依旧高高在上,如神明淡睨凡尘,触及到她的眼神,陌生至极。路汐抿了抿唇,垂眼与他擦肩而过。下一秒,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路汐”全场愣住了。有好事者问:“两位认识”路汐正想说不认识。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抛弃我的前女友。”2: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和顶流亲弟相认后我爆红了

和顶流亲弟相认后我爆红了

蘑菇队长
完结文:《和顶流亲哥相认后我爆红了》戳专栏PICK一下啦豪门千金林苡夏某天忽然发现,她现在一手捧红的弟弟,竟是她爸的私生子。假弟弟明面上喊她姐姐,实则算计着她的财产,最终会害得她和亲弟双双身败名裂惨死。而她的亲弟弟,则是现在深陷舆论,黑料缠身的顶流林以泽……林以泽虽为顶流,但最近深陷各种负面舆论风波——谈好的代言一个接一个的黄了,将要出演的电视剧也面临解约……就在他以为自己要退圈时,豪门千金林苡夏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