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庭春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保镖说夏南莳今天去比赛了,现在在家,江岳就直接去了顶层。他跟夏南莳不一样,出门带的东西少,一只行李箱自己就拎上来了,没有另外找人送。

行李箱放在玄关,他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还没喝,手机就振动起来。

陌生号码,江岳没急着接,喝了两口水才接通。

“喂?是夏南莳同学吗?我们这边是教务处。”

江岳放下水杯:“他怎么了?”

“不是本人吗?”电话那头传来翻找资料的声音,“哎不好意思,打错号码了,是家长吗?”

家长?夏南莳这么填的他们关系?江岳没反驳,又问一遍:“他怎么了?”

“哎,我们这边是教务处,夏南莳同学之前有学分报错,现在已经全部录入核对完毕了,他的学分没有修满,有一门必修课没有过,初级信息素识别。”

信息素识别,听名字也不意外夏南莳没过,江岳单手解开外衣扣子,松了松领带,在卧室外小厅的沙发上坐下:“影响毕业吗?”

“那倒不会,信息素识别没有平时分,只要测试通过就能拿分,现在去考也完全来得及。”

这对别人来说确实不难,但夏南莳不一样,江岳解释:“他有信息素识别障碍,不能免考吗?”

“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是因为信息素问题来的,每年都有针对信息素的体检,看检测情况夏南莳的基本识别能力是合格的,不然体检报告会有反馈。”

这就是不能转圜的意思了。

身后有锁芯转动的声音传来,江岳回头循声望去,夏南莳穿着睡衣踩着拖鞋,睡眼朦胧地走出来。

电话那头,老师没听见他的声音,继续道:“他这个情况肯定不能不考,这门课就是帮他这样的孩子锻炼识别能力融入社会的呀。”

江岳改成扬声器模式,老师语重心长的劝慰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有时候孩子其实能力没问题的,咱们做家长的要多鼓励。”

江·家长·岳忍着笑:“行,我知道了,辛苦您了,我会传达给他的。”

夏南莳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起来,听见声音也没捕捉到其中的含义,看见江岳在,下意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明天?”

江岳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姿态闲适,伸手按灭了茶几上的手机才回过头看他:“没办法,再不回来要被请家长了。”

“什么家长?”江岳唯一血缘关系还算近的活着的长辈,快要被他送进去了。这个请家长,当然不是他的家长,夏南莳眼睛完全睁开,也想起来刚刚听到的声音,他没往自己这儿想,“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了?”

江岳挑眉:“乖小宝,那叫声爸爸来听听。”

夏南莳脸歘一下红了,骂他不要脸。

江岳是在调侃他把自己填成家长,倒没想太多,夏南莳这个反应……

“小夏同学,你想什么了,脸那么红?”

“哪里红了,你是不是上班上多了老眼昏花。”夏南莳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脱掉拖鞋盘腿坐在他旁边,拿起江岳的手机看,因为不知道锁屏密码又放下,“刚刚是谁?什么请家长啊?”

学校里要填紧急联络人,两个号码,一个他填的夏明川,另一个就是江岳,但他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事需要被通知家长的。

“你学分没修满。”

“不可能,我都502分了。”

“你们老师说,初级信息素识别是必修课。”

“选课手册上没说啊,谁给你打的电话,辅导员吗?”

“不是,是教务处。”

江岳把通话记录调出来给他看,夏南莳其实已经信了,江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但他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具体情况。

接电话的还是刚刚那个老师,夏南莳一报名字,还没说来意呢,那边就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注意电话的备注信息,搞错身份了,是你家alpha接的吧?”

他们离得近,夏南莳不确定江岳有没有听见,看了他一眼:“嗯。”

“把他当成你家长了。”

夏南莳说没关系,对面又说了声抱歉才问他:“他跟你讲了吧,你是来问学分的事情吗?”

“对,初级信息素识别我以前考过两次没有通过,但它没有在选课表上,我另外报了高级园艺补学分。”

“初等中等毕业生不作相关要求,但是高等毕业生是必须要通过的。”老师很耐心,“选课表上没有这个课,是因为默认大家在高等教育阶段之前都通过了,你去看初级生理健康是不是也没在选课表上?”

“你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明年我们会把这些基础课程也加进选课表里。这个课没有平时分,可以直接考试,你在七月份之前完成补考就可以正常毕业,你看这样行吗?”

夏南莳能有什么办法,他觉得精打细算上了大半年课还考两次才通过高级园艺的自己像个冤大头。

但试还是要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三川墨
【公告: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当天更新一万,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她一时怜悯,给他撑了伞,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明明告白失败,正处在悲伤之中,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炸翻一群人。N
都市 连载 14万字
琉璃阶上

琉璃阶上

尤四姐
“余夫人,夜寒雨急,朕今晚不回去了。”*每日早8点更新,文中没有绝对的好人。*架空明,传统古言,勿以现代思维解读。*所有完结文尽在作者专栏,微博@O尤四姐O
都市 连载 21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成蝶

成蝶

今婳
1:分手多年,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竟与他重逢。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依旧高高在上,如神明淡睨凡尘,触及到她的眼神,陌生至极。路汐抿了抿唇,垂眼与他擦肩而过。下一秒,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路汐”全场愣住了。有好事者问:“两位认识”路汐正想说不认识。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抛弃我的前女友。”2: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和顶流亲弟相认后我爆红了

和顶流亲弟相认后我爆红了

蘑菇队长
完结文:《和顶流亲哥相认后我爆红了》戳专栏PICK一下啦豪门千金林苡夏某天忽然发现,她现在一手捧红的弟弟,竟是她爸的私生子。假弟弟明面上喊她姐姐,实则算计着她的财产,最终会害得她和亲弟双双身败名裂惨死。而她的亲弟弟,则是现在深陷舆论,黑料缠身的顶流林以泽……林以泽虽为顶流,但最近深陷各种负面舆论风波——谈好的代言一个接一个的黄了,将要出演的电视剧也面临解约……就在他以为自己要退圈时,豪门千金林苡夏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