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梨菠萝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23

莫时鱼仰起头,恍惚间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半个小时的问答,他所有剩余的理智都被耳边的声音吊着,他努力的撑开眼,发现眼前终于有了光。入目是一片模糊的影子,好像是垂落的银色发丝。

“Gn.....”莫时鱼本能的认出来了,下意识的往那里蜷缩,可身体一动就是一阵麻痹的痛痒,像被烧伤,又像被枪击的剧痛,五脏六腑跟移位了一样,特别是被吊着的手腕,他的眉眼里染上了痛苦和忍耐,“呃电刑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之一,比指甲穿竹刺、辣椒水沾鞭子等等的疼痛等级都要高。是的,他经受过训练。他无法昏过去。真是个坏消息。

估计发现他已经没有还嘴的力气,琴酒没有再开口,莫时鱼以为他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他蹲了下来。一双冰冷修长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拉开了电极,然后搭在绑着双手的绳索上。

绳索上长着尖尖的倒刺,在长达半小时的挣扎里,已经深深地勒进了皮肉,鲜血从上臂流到了肩膀,琴酒抽出匕首,没有碰伤口部分,只割开了没有和手腕接触的部分绳索。没了支撑,脱力的身体一下子往前栽了下去。

他栽进了一个同样冰冷的怀里。

莫时鱼以为会被琴酒嫌弃的把他推开,但似乎依然没有。他的脸始终没有接触到粗糙的地面。

只是对方似乎也没有把他抱起来的意思。

他有心想说句话,说服这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别丢下自己,可哆嗦的唇半天只拼出一个单词,“头.....琴酒垂下眼,低垂的视野里赫然是两个人因为静电而绕起来的发尾。

是的,琴酒垂在胸前的银发已经和怀里人的灰

,并一起炸了开来。像两条混在一起的尾巴。

发质一向好的一批的琴爷:....

莫时鱼在他怀里侧头看他,掀了掀带着血丝的唇角。

琴酒看着他也慢慢笑了,他缓声说,“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不用管你了。

"....."

不,不是。莫时鱼迷茫的摇头。他明明在说服琴酒带他离开,你看他们连头发都长在了一起。

等等....他忽然迷迷糊糊的意识到这个理由好像不成立。毕竟头发很容易就能分开,又不是肉连在了一起。→被电的失智的某人。

手动不了,于是他死命张开嘴,用战栗的牙齿叼住了琴酒的一缕头发。

“你不能走,我...."他从喉咙里发出了呜咽声,“连在一起了.....

救救我,我好像要死了。

很久没有人回答他,莫时鱼死死咬着头发不肯松开,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麻木的身体似乎被抱了起来。琴酒没有再说话。莫时鱼只听到了上下起伏的平稳脚步声。过了几秒,视野忽然一亮。莫时鱼忍不住蹙眉,随即感觉一只手美在自己眼睛上他们走出了那个黑暗的处刑室。

莫时鱼靠在完全不温暖的肩膀上,沉沉的阖上眼。

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淅淅沥沥的雨声回荡在耳边。

伏特加把车停在了门口,正靠在门边抽烟,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他英明神武的大哥抱着一个长头发的人影走过来。我去。伏特加吓得烟都掉了。长头发?大哥掳了个女人?

大哥你原来喜欢这么玩吗?

不对,仔细一看是烟灰色的长发。

伏特加骤然放松。

是瓦伦汀啊,那没事了。

直到琴酒走近了,伏特加才看到,瓦伦汀的身体似乎在神经性痉挛,垂下来的手抖的厉害。

他的两侧手腕上是深深勒进去的绳索和倒刺,血还在往下滴。伤口非常的深,看得出来行刑的

时候挣扎的有多厉害。

伏特加默了默,大概猜到了这次刑罚手段是什么。

琴酒道,“愣着做什么?”

伏特加反应过来,赶紧把车门打开,琴酒把莫时鱼放在了后座,然后自己坐进了副驾驶。

“去哪里,大哥?”

琴酒吐出了一个单词,“安全屋。

伏特加立刻点头表示了解。

虽然这里就是组织的基地,但让瓦伦汀留在这里休养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这里人太多,鱼龙混杂,而且全是没有底线的杀人犯,把虚弱的瓦伦汀放在这里,大概等于丢了一只极品的猎物到饥饿到眼冒绿光的狼群里。瓦伦汀能被生吞了。

一路上,伏特加下意识把车开得平稳一些,时不时的看一眼后视镜。

躺在后座上的瓦伦汀明显已经神志不清了,头歪在一边,长发蜿蜒在身侧,发色艳丽到极致,眉目却隐藏着痛苦。他的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伏特加刻意放轻了汽车的行驶声,才终于听清了瓦伦汀的声音。

“对不起..."瓦伦汀压抑着声音,呢喃着说,“对不起,别打了.....博士...."

伏特加下意识看了琴酒一眼,却只看到了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痴嗔本真
前关山特区总队长殷屿绑定了一个叫做《野外地图》的手机app,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时长,必须接受app随机发布的直播任务:《寻找失落的部族,热带雨林中的食人部落》《深入恐怖梦魇无人区,采集特产:尖叫分贝》《沉睡的冰川雪原,完成极限逃脱挑战》《广袤海域中的孤岛,探秘诡谲腾生的雾气》《熔岩灰烬下的生命迹象,完成生存时长挑战》……殷屿:这不就专业对口了么? 随着任务完成,殷屿获得了一个面积可以无限扩容的荒废
都市 连载 7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芙娅
穿越木叶的第六年,第四次忍界大战都结束快十多年了,不要说拳打辉夜姬,脚踢六道斑了,现在木叶上忍们每天的工作都在和抢银行的劫匪搏斗。来到博人世界的伊佐那表示:好一个忍者的新世界。现在忍界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他爹夜不归宿,他妈已经砸坏了他家的第二套房子,他们全家都奋斗在还房贷的路上……没有办法,为了赚钱,他只能含泪开启直播新时代的故事,期望好心的观众老爷们可以多给点钱,让他们家能够快点攒钱还房贷!要问他是
都市 连载 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