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与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所以,怀揣着对“聒噪的猫头鹰”和“烦人的蛇”的好奇,星野十夜还是跟着黑尾前辈和孤爪前辈来到了排球馆。"hey!hey!!hey!!!"

刚一进门,一道十分特殊的笑声,直直的插进星野十夜的大脑。

星野十夜:诶?是人类的笑声吗?

“木兔你的笑声还真是堪比身份证明一样的存在啊。”黑尾铁朗有些无语,和笑声的主人熟稔的打招呼。毕竟是国中三年的对手,上了高中后也一样是对手,当然会很熟悉了。

星野十夜顺着黑尾前辈的目光看去,一个有着黑白渐变色刺猬头的少年正对这个黑尾前辈的方向招手。他下意识的撤步躲在黑尾前辈的身后,结果和同样躲在黑尾前辈身后的孤爪前辈撞了个结结实实。差点被星野君撞飞的孤爪研磨......

星野君看上去瘦瘦高高的,但意外的结实有劲。

撞一下还挺疼的.....膊上的是.肌肉还是石头???

星野十夜慌乱的伸手扶好孤爪前辈:“抱歉,孤爪前辈.....

孤爪研磨摇摇头,低声道:“不用叫我前辈。”

他很不耐烦运动社团前后辈那一套。

星野十夜张张嘴:“孤、孤、孤爪桑....

孤爪研磨:......孤爪很烫嘴吗???

“研磨。”孤爪研磨道。

星野十夜重复了一遍:“研磨桑。

孤爪研磨:....算了,桑就桑吧。

黑尾铁朗回头,就见两个社恐正在小声密谋。

“星野君你今天就当个合格的排球观众吧!”黑尾铁朗被两人猫猫祟祟的样子逗笑,随即出声道:就算是在观众席,也

可以有所成

星野十夜:又、又学到了新的知识点!

“是,黑尾前辈!”星野十夜已经开始在心里计划未来不被允许训练的周末都去做什么了一一就在家看排球比赛的碟片吧!至于看现场比赛这个念头,连出现都没出现在星野十夜的脑子里。

星野十夜环视一圈,精准挑中一个阴暗且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三步并作两步的往角落里一缩。

因为鸭舌帽稍微有些遮挡上方视线的缘故,星野十夜将帽子摘下来,放在怀里,和游戏一起抱着。

看着星野十夜在角落里泰然自若的样子,黑尾铁朗沉默。

他确定以及肯定,那个墙角绝不应该称为“观众席”。

这简直就是虐待观众的视角啊!不过星野君倒是待得舒舒服服....

见研磨也蠢蠢欲动的想要跑过去和星野君做伴,黑尾铁朗一把抓住研磨的后衣领,微笑

“研磨,来给我当二传手。”

别躲懒了。

孤爪研磨一脸遗憾的看着那个藏着星野君的角落。

看上去真的很不错啊,那个观赏点......

“诶?黑尾你身后那个鸭舌帽少年怎么跑到墙角缩着了?”此刻木兔光太郎终于走上前,睁着豆豆眼歪头“黑尾你欺负人?你是不良?诶一是不良啊!”

黑尾铁朗脸一黑:“木兔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呢?那孩子叫星野十夜,有点.....咳,有点社恐。”木兔光太郎打量着那个在角落里摘下鸭舌帽的橘发少年,嘟囔道:“这已经不是社恐的级别了,是自闭吧!”他叉腰,侧弯着上半身,盯着黑尾身后的研磨:“研磨也是社恐啊!”

研磨都没有躲在角落里种蘑菇!

孤爪研磨避开木兔的视线。

此刻,孤爪研磨想要躲在家里打游戏的心情达到了顶峰。

黑尾铁朗学着木兔光太郎的样子,叉腰侧身弯腰,挡住木兔的视线:“你叫我来,是为了打排球吧!”木兔光太郎笑眯眯的回正身体:“没错没错!正好缺副攻手和二传手呢!”

黑尾铁朗四处看了看:“那个烦人的家伙呢?”

木兔光太郎托腮:“你说大将啊,那家伙死活要在你的网对面,已经去给自己摇队友了。”

黑尾铁朗轻哼一声:“就算他不回去摇队友,我也要摇!”

他才不想和大将那家伙站在网的同一边。

木兔光太郎又和黑尾聊了两句,只是眼神不断瞟向墙角。

他实在是很难忽视角落里那个过于显眼的橘脑袋。

星野十夜原本是将目光放在远处正在训练小朋友的排球场上的,只是视线雷达一直在嗡嗡作响,他敏锐的四处寻找,却并没有寻找到那道时不时出现、十分有存在感的目光。他有些不安的又往墙角缩了缩,企图让自己变得更加不起眼。

然而在木兔光太郎的眼里,这桶脑袋分明是把自己变得更显眼了。

黑尾铁朗注意到木兔的视线,露出了神秘微笑:“....可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哦。

木兔光太郎闻言,更加好奇了。

没一会儿,大将优带着他摇来的队友姗姗来迟。

““....是考入井闼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痴嗔本真
前关山特区总队长殷屿绑定了一个叫做《野外地图》的手机app,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时长,必须接受app随机发布的直播任务:《寻找失落的部族,热带雨林中的食人部落》《深入恐怖梦魇无人区,采集特产:尖叫分贝》《沉睡的冰川雪原,完成极限逃脱挑战》《广袤海域中的孤岛,探秘诡谲腾生的雾气》《熔岩灰烬下的生命迹象,完成生存时长挑战》……殷屿:这不就专业对口了么? 随着任务完成,殷屿获得了一个面积可以无限扩容的荒废
都市 连载 7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芙娅
穿越木叶的第六年,第四次忍界大战都结束快十多年了,不要说拳打辉夜姬,脚踢六道斑了,现在木叶上忍们每天的工作都在和抢银行的劫匪搏斗。来到博人世界的伊佐那表示:好一个忍者的新世界。现在忍界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他爹夜不归宿,他妈已经砸坏了他家的第二套房子,他们全家都奋斗在还房贷的路上……没有办法,为了赚钱,他只能含泪开启直播新时代的故事,期望好心的观众老爷们可以多给点钱,让他们家能够快点攒钱还房贷!要问他是
都市 连载 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