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桃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宴时庭和江苗出门后,俞栗喝完早餐粥,简单收拾了一下餐桌。

昨晚来的时候没仔细看,现在俞栗才多看了几眼客厅里的布置。

宽敞的客厅东北角有一张宽大的办公桌,上面摆着两台电脑,还有堆放整齐的一摞

在办公桌后面是一个紫檀木书架,几个窄小的格子里放着几盆绿植。

那些绿植状态很好,看来是常有人打理的。

除此之外,这套房子里就没什么有生气的摆件了。

地砖是深灰色的,家具大多是黑色的,或许整套房子里唯一的亮色就是白色的墙壁。

虽然很有霸总的感觉,但似乎有点过于压抑了。

俞栗默默收回视线。

在他打量的时间,大门密码锁突然传来解锁的声音。

俞栗还以为是宴时庭又回来了,转过头看,却发现走进来的是何管家。

“何叔?”

“小俞同学?”

两人都愣在了原地。

俞栗突然有些紧张。

他出现在宴时庭的房子里,而且还不是宴隋邀请过来的,任谁一看都会觉得怪吧。

他不知道这属不属于宴时庭说的“有什么事”的范围,犹豫着要不要给宴时庭打个电话。

何管家在愣了几十秒后,问:“小俞同学,你怎么会....”

俞栗捏紧衣摆,脑袋里开始思考该如何回答。

然而,何管家却顿了顿,并没有说完那句话。

他转了转视线,问道:“少爷不在吗?”

俞栗解释道:“他今天要出席一场慈善画展,已经和江特助走了。

何管家点点头。

气氛安静了下来,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何管家开口解释了自己来这儿的原因:“QT品牌今年的秋季新品已经出来了,待会儿会给少爷送成衣过来,我提前来等着。”俞栗抿了抿唇,犹豫着也想解释自己出现在这儿的原因:“.....

在他开口的时候,何管家笑了起来,道:

“没关系的小俞同学,我知道你是少爷带过来的,你不用特意给我解释什么。

宴时庭会把俞栗带过来,那就说明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这些都算是他家少爷的私事,何必跟他说呢。

俞栗一怔,看着何管家脸上亲和的笑容,逐渐放松了下来,打消了给宴时庭打电话的念头。

十点过的时候,QT品牌送衣服的人来了。

何管家指挥着那些人将一件件衣服挂到了衣帽间里,抽空还点了一点水果的外送,送到之后给俞栗榨了一杯果汁俞栗捧着酸甜口味的果汁,看着他们忙碌。

一件件深色的衣服被挂到衣帽间,搭配着黑色的衣柜,更显得沉闷了。

俞栗咬紧了吸管,垂眸掩去眼中神色。

送衣服的人离开后,担心俞栗一个人在房子里无聊,何管家留了下来陪他。

到了中午,何管家刚订完午餐,俞栗就接到了外卖电话。

依旧是宴时庭给他点的。

何管家帮他下楼拿了上来。

打开外卖袋,看到饭菜底下的一盒蔓越莓干,何管家眼神有些许的疑惑。

但他并未说什么,因此俞栗也没察觉。

何管家摆好饭菜,笑道:“看这个外卖袋子,这应该是少爷经常去的一家私厨。我记得那位厨师曾说过自家祖上是御厨,不知道真假。不过厨艺确实挺不错。“那位厨师没有菜单,都是客人点什么就做什么,八大菜系没有他不会做的。但他性格很怪,如果不带菜名点他家的菜,他就不会接单。”听着何管家的介绍,俞栗握着筷子的手一紧。

倒不是震惊这位厨师有多么厉害。

他只是突然想到,这些天来吃着这些饭菜,他的孕吐症状比发现怀孕那天轻了很多。

他知道宴时庭给他点外卖时用了心,但原本也只是以为他挑了一家不错的饭店,点了店里菜单上清淡的饭菜。没想到,会比这个更用心一些。

俞栗垂眼,看向眼前的饭菜。

今天的菜和前几天的都不一样,这几天里,他已经吃过好几种菜了。

那宴时庭在点这些菜的时候,是不是还专门去了解过怀孕的人的口味、菜谱呢?

俞栗视线下移,抿紧唇,默默看向自己的肚子。

宴时庭作为孩子的另一个爸爸,在用心地负担起责任。

而他.....

甚至没想过面对自己的这份责任。

午饭过后,俞栗困意上来,到房间里睡了一觉。

怀孕后睡眠变多,他通常会睡好久

醒来时都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

吃过晚饭后,何管家就回了宴家庄园。

房子里重新变得安静,空荡荡的。

俞栗坐在落地窗边,看着外面。

这处住宅区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痴嗔本真
前关山特区总队长殷屿绑定了一个叫做《野外地图》的手机app,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时长,必须接受app随机发布的直播任务:《寻找失落的部族,热带雨林中的食人部落》《深入恐怖梦魇无人区,采集特产:尖叫分贝》《沉睡的冰川雪原,完成极限逃脱挑战》《广袤海域中的孤岛,探秘诡谲腾生的雾气》《熔岩灰烬下的生命迹象,完成生存时长挑战》……殷屿:这不就专业对口了么? 随着任务完成,殷屿获得了一个面积可以无限扩容的荒废
都市 连载 7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芙娅
穿越木叶的第六年,第四次忍界大战都结束快十多年了,不要说拳打辉夜姬,脚踢六道斑了,现在木叶上忍们每天的工作都在和抢银行的劫匪搏斗。来到博人世界的伊佐那表示:好一个忍者的新世界。现在忍界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他爹夜不归宿,他妈已经砸坏了他家的第二套房子,他们全家都奋斗在还房贷的路上……没有办法,为了赚钱,他只能含泪开启直播新时代的故事,期望好心的观众老爷们可以多给点钱,让他们家能够快点攒钱还房贷!要问他是
都市 连载 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