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九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孟行之,孟清溪的儿子,

不足一岁被拐,至今杳无音信,是死是活无人知晓。

如果他还活着,大概和夏渔差不多大。

而假设他还活着并参与案件,那他为什么不和外公外婆相认?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去杀人?他那么小就被拐走,对母亲的爱应该没有深到这种地步。无数疑问涌上。

怀着对夏渔微妙的信任,陈寄书还是打算在等待孟扶摇来警局之前,去见一见孟家人。

孟家人似乎没有特别想去寻找这个孩子,至少在和他们接触的时候并没有听到他们谈及孟行之。

听闻他们的来意,孟家人对视一眼,孟母满脸憔悴,愁眉苦脸地说:“那孩子估计是找不回来了。”他们不是没找过。可是幼年被拐的孩子被找回来的概率微乎其微,尤其是孟行之身上没有任何可以一眼看出他身份的胎记之类的证明。而如果能够找到孟清溪,那么孟行之被送去了哪儿也能被知道。

所以他们张贴了孟行之的寻人启事,但是并没有像寻找孟清溪一样费力寻找他。

夏渔看过寻人启事。

那个小孩长得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被养育得很好,模样也周正。

望着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陈寄书毫无波澜地将徐家人的死讯告诉他们。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孟家父母并不为徐家人的死亡而高兴,他们眉头紧锁:“那清溪的下落岂不是没人知道?”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闪过,快得令夏渔无法抓住那一闪而过的思维。

还没等夏渔想出个名堂来,陈寄书在那边问:“叶风和孟扶摇都失踪了,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孟扶....我们很少见她,都是定期给她打钱。”就如同先前所说,他们对孟扶摇的感情复杂,“至于小风,确实有一段时间没和我们联系了,但我们其实松了一口气孟清溪失踪后,叶风一直陪着他们一起寻找。

叶风和孟清溪的婚姻已经结束,他完全可以离开再婚,他的家人也是这么催促的,认为他完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一个被拐的人身上。可一晃十多年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也没有放弃。

陈寄书:“上一次见面,他有没有对你们说什么?”

孟父摇头,还能说什么,就是吃个饭说一下自己的近况。

孟母见警方多次上门,大概明白了警方的意图:“你们是怀疑他们杀了徐家人吗?”

陈寄书没有正面回答,但他的态度已经算是默认了:“如果你们有叶风的消息,请务必告知我们。”孟母默然。

从孟家出来,恰好碰到傅松声。他们在调查罗家失火案,正在找当年没有参加元宵晚会的村民。

两人汇合,一合计,听到傅松声说翻遍了几座山头,抽干了镇上的河水,都没有找到孟清溪的尸体。“说不定也是扔到了和平江里。”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可如果不是确定孟清溪已经遇害,如果没有发现孟清溪的尸体,他们应该不会对死者们下手。”傅松声有些疲惫,语速较快。夏渔终于知道自己刚才想到的是什么了,她的话说得非常肯定:“所以他们找到了孟清溪的尸体,并带离了现场。之所以没有告知孟家父母,是因为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孟清溪,孟行之,叶风,徐鹏。这四人都没有被找到

极有可能是叶风和孟行之在看着孟清溪的尸体和看管徐鹏。

对视一眼,傅松声跟上了她的脑回路:

“他们的目的,我明白了,他们想让警方查明孟清溪案和罗家失火案。

他们想要的不是正义,而是一个真相,所有人都知道的真相。

安妮,或者说孟扶摇被传唤到警局。

似乎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被发现了,她在来之前把头发染回了黑色,身上的首饰也都取下。

夏渔看到没有化妆的孟扶摇,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认出来

和摇曳生资的安妮不同,孟扶摇穿着打扮得很素净,表情也是看淡一切的平静。

仿佛下一秒就会供认不讳。

接着她就听见孟扶摇说:“警官,我隐瞒身份不是什么大事吧,怎么能够平白无故冤枉我是杀人犯。”夏渔:?

怎么说的和表现的不一样?

负责讯问的是美兴生和季队,而夏渔他们通过玻璃观察。

看着姜兴生摆出来的死者照片,孟扶摇的情绪毫无波动,哪怕是自己的老板,她也无动于衷。

不论他们问的是什么问题,她要么反问警察要证据,要么就用似是而非的话来搪塞。

换了几波人审问都是如此,不管是严厉还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之主打的就是一个你说我答,但风马牛不相及。审讯不是姜兴生的强项,从询问室出来,他赶紧给傅松声打了个电话,让擅长这一项的队长来。

傅松声还在祥和镇调查,但也差不多了,他表示很快赶回来。

他赶回来要一段时间,恰好临近中午,一堆人约着去食堂。

容巡留下来看着孟扶摇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痴嗔本真
前关山特区总队长殷屿绑定了一个叫做《野外地图》的手机app,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时长,必须接受app随机发布的直播任务:《寻找失落的部族,热带雨林中的食人部落》《深入恐怖梦魇无人区,采集特产:尖叫分贝》《沉睡的冰川雪原,完成极限逃脱挑战》《广袤海域中的孤岛,探秘诡谲腾生的雾气》《熔岩灰烬下的生命迹象,完成生存时长挑战》……殷屿:这不就专业对口了么? 随着任务完成,殷屿获得了一个面积可以无限扩容的荒废
都市 连载 7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芙娅
穿越木叶的第六年,第四次忍界大战都结束快十多年了,不要说拳打辉夜姬,脚踢六道斑了,现在木叶上忍们每天的工作都在和抢银行的劫匪搏斗。来到博人世界的伊佐那表示:好一个忍者的新世界。现在忍界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他爹夜不归宿,他妈已经砸坏了他家的第二套房子,他们全家都奋斗在还房贷的路上……没有办法,为了赚钱,他只能含泪开启直播新时代的故事,期望好心的观众老爷们可以多给点钱,让他们家能够快点攒钱还房贷!要问他是
都市 连载 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