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冬为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熹微读书www.justgle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入学考核前夕。

今天是个大晴天,昆迈趴在窗边晒着太阳,修卡整理着明天要带去考场的身份证明等物,维尔利特则是在房间里做着俯卧撑。前两天阴雨,他都没法在清晨出去跑步锻炼,只能在房间里做些简单且不需要什么空间的运动替代。昆迈看着外面的街道,突然撑起身朝维尔利特喊道:“维尔利特,那个贵族家的又来找你了。”

“他的名字是席尔方斯,不要总是叫他贵族家的。”维尔利特稳稳地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直起身来做了几个舒展动作,随后从床上捞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哎,这才几天啊,我们的小维尔利特就变了心。”昆迈一手遮着脸,抹了把不存在的伤心泪。

“胡说八道,”维尔利特笑骂了一声,“别忘了午餐前去波莉阿姨那里削土豆。”

“知道啦,修卡呢,他呢!”自己要做工,小伙伴也别想舒舒服服。

维尔利特蹲在房门口换鞋,抽空答道:“修卡的控制力已经比你强了,他今天要去图书馆补充理论知识,明天可就是笔试了。”说来也奇怪,修卡长了一副优等生的样,可是理论成绩竟然比性格跳脱的昆迈要差不少,这两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互补的。自从那天相识后,维尔利特和席尔方斯一直保持着联系。不过因为下雨,都是席尔方斯主动来旅馆找维尔利特,按他的说法是下雨天出门容易打湿衣服,所席尔方斯也有捎带着修卡和昆迈去过两次,但两人很清楚自己是顺带的,可碍于席尔方斯的邀约太热情,直到第三次才终于成功拒绝。“久等了,我们今天还是去室内训练馆?”

“嗯,我带了佩剑,想拜托你陪我练一下和魔法使战斗的技巧。”席尔方斯拍了拍腰侧挂着的佩剑,那是一柄剑身略窄的双手剑,不过维尔利特不会认为它略窄就会轻,要知道席尔方斯手上的茧子可不是白长的。席尔方斯抬头看向趴在窗边朝他们挥手道别的昆迈,“你的朋友好像很害羞。

...你在说冷笑话吗?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每天蹭你的车啦。”

“可是我今天没有乘车来,好不容易不下雨了,我想和你慢慢聊天走过去。”席尔方斯不解地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少年,他似乎刚运动过,脖颈与下颌那片白皙的肌肤还透着浅淡的绯色。从旅馆到训练馆的距离比商店街到训练馆近多了,维尔利特也不担心训练时长的问题,“好啊,我记得从旅馆过去会经过一个喷泉广场?”“博恩广场,那边还种了很多德尼亚玫瑰。”

“白色的那些?这种玫瑰的名字和王都一样,是特产吗?”

“对,国徽底部的花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说着伸手指向路边一栋白色建筑旁插着的旗子,“底部的花是德尼亚玫瑰,顶部则是斯洛特鸢尾花。”两种花一个以国家为名,一个以王都为名,一上一下地拱卫着国徽中央斯洛特王国的略缩版图和版图之上的弓与箭。一个弓箭手为开国之王的国家,国徽上会是弓与箭也很正常吧?

那另外三个人类国家也是以开国之王的职业做为国徽元素的吗?

维尔利特思维发散着,有点跳脱地问道:“它们有花语吗?”

“有,德尼亚玫瑰象征忠贞、坚定的爱,斯洛特鸢尾则是自由、随性而为。

....所以国徽的意思是自由随性地坚定你的爱吗??

维尔利特被自己的联想逗笑,他戳了一下席尔方斯的佩剑腰带,“你的腰带上的金属扣好像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有点疑惑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今天佩戴的不是常用的那条腰带。

“我平时用的腰带不是这条,不过这个花纹确实是德尼亚玫瑰。”他伸手划过金属扣上凸起的花纹,“这好像是我姑姑去年送的生日礼物,佣人似乎是拿错了。”他收到这条腰带的时候还疑惑过为什么是玫瑰花纹,他的喜好和花实在沾不上半点关系。

“挺好看的,这不是挺优雅的吗?你常用的什么纹路的?”维尔利特不会让话题变冷,不过这句夸奖也是他真心实意的,那花纹确实很精致优雅,以至于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花纹的时候,还在心里怀疑席尔方斯是不是有点

羽骚属性在身上,没想到是拿错了

“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我常用的是龙纹或者狮纹的金属扣。”席尔方斯伸出手指大致比划了一下对应的纹路走向,不出维尔利特所料,那龙纹是西方龙的轮廓。“好像挺威风的,希望我下次能看到。”

“当然,明天我来接你们....唔,明天我们考场见?”席尔方斯说到一半,突然想起维尔利特他们住的旅馆就是离学院大门最近的,徒步都用不了五分钟,特意乘车过去反而有点做作。“没问题,说起来你会因为马上要考核而紧张吗?”

“不会,虽然这样说有自夸的嫌疑,但如果我都无法通过考核,那武者院今年新生数量就该令人担忧了。”席尔方斯说到这的时候,眼中满是理所应当的自信,“你也看不出有担忧考核的样子,以我看来我们是一样的,如果无法通过考核,那魔法院今年也会是惨淡收场。维尔利特听完他的话露出一个有点挑衅意味的笑容,但因为他的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荒野求生,开局虫宴吃香喝辣

痴嗔本真
前关山特区总队长殷屿绑定了一个叫做《野外地图》的手机app,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时长,必须接受app随机发布的直播任务:《寻找失落的部族,热带雨林中的食人部落》《深入恐怖梦魇无人区,采集特产:尖叫分贝》《沉睡的冰川雪原,完成极限逃脱挑战》《广袤海域中的孤岛,探秘诡谲腾生的雾气》《熔岩灰烬下的生命迹象,完成生存时长挑战》……殷屿:这不就专业对口了么? 随着任务完成,殷屿获得了一个面积可以无限扩容的荒废
都市 连载 7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我给木叶众直播子时代

芙娅
穿越木叶的第六年,第四次忍界大战都结束快十多年了,不要说拳打辉夜姬,脚踢六道斑了,现在木叶上忍们每天的工作都在和抢银行的劫匪搏斗。来到博人世界的伊佐那表示:好一个忍者的新世界。现在忍界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他爹夜不归宿,他妈已经砸坏了他家的第二套房子,他们全家都奋斗在还房贷的路上……没有办法,为了赚钱,他只能含泪开启直播新时代的故事,期望好心的观众老爷们可以多给点钱,让他们家能够快点攒钱还房贷!要问他是
都市 连载 14万字